求救信!接种科兴生物新冠疫苗,当日离奇死亡

来源:卫柏兴说医改

尊敬的政府职能部门、新闻媒体、社会好心人士:
  
  您们好!
  
  我叫石求仙,家住江西九江市经开区亿达蓝湾小区,今天求助您们,实在是走投无路,万般无奈!我和我爱人刘坚本来在九江这个小城市靠自己的努力养活两个小孩,四位老人,生活艰苦实属不易。
  
  2022年3月29日,我爱人刘坚根据政府防疫要求接种北京科兴生物新冠疫苗后,于当晚离奇死亡。平日里我爱人身体健康,无基础疾病史,对此我多次向疫苗接种医院、区疾控中心、市卫健委反应,经多次调解调查均无结果,又经多次市医疗专家组讨论结果要求做司法鉴定,推荐湖北崇新司法鉴定中心做医学解剖鉴定,还得自己承担一半鉴定费用2.5万元。经司法(法医)鉴定得出结论:“其病理性蛛网膜下腔出血与之脑内小动脉硬化有关,不排除生前注射疫苗在其死亡过程中起一定的诱发及促进作用”。以上结论明显能表明死因跟注射疫苗有关联。因为司法鉴定报告做出了不能排除死因跟疫苗注射有关的结论,市里又要求上报江西省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中心。在未进行新的医学实验的情况下,诊断专家组擅自推翻司法鉴定报告,做出结论为“不属于异常反应,属偶合症”。调查中心省专家无实质医学实验证据就推翻司法(法医)鉴定报告,完全是袒护疫苗公司,无视生命,欺压受害者家属。
  

  (检测费用发票)
    (希望专家能拿出推翻专业鉴定机构结果的事实理由)
  
  我想问的是如果说我爱人当日不打疫苗就一定会死吗?如果说我爱人真的有脑科疾病为什么之前没有任何一点不适或征兆?为何又有那么巧合的事情,赶巧在打了疫苗当天死亡?如果在接种前告知疫苗有如此大的风险,而造成损害后果后,又无任何单位组织安抚家属、赔偿损失,那我们怎么会去轻易接种疫苗,就是因为相信疫苗有政府背书,相信政府公信力,才响应号召积极去注射疫苗。
    (求助者的老公刘坚)
  
  人死不能复生!面对痛失爱人之疾苦,上有老人下有小孩,生活已无经济来源,在此我只希望政府不要一再推诿,能给我一个合理的善后解决,跪求政府根据我家庭实际情况给以帮助!同时感谢社会各界人士关怀!
  
  以上反映皆属实,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未亡人石求仙携子女泣求!2022-6-8
  
  下面是网传某知名科技作家、教授对科兴疫苗看法的录音,值得一听↓

  未完待续……

评论 0

  1. 匿名老百姓弱势群体!这种事若发生在官员身上如何?回复
  2. 匿名现在疫苗“藕合症”,属于医学新名词,藕合症越多赔偿的金额越大,这个是疫苗公司和政府最为头疼的事。疫苗后遗症处理不好会影响下一步该如何接种新疫苗。回复
  3. 匿名我老公就是疫苗过激反应者!回复
  4. 匿名我们这也有两位同事反映家里的老人因打疫苗后不久就死亡了。另外也听说我们的一个老邻居(女),50多岁打完针后不久,早晨运动当中突然倒地死亡。回复
  5. 匿名从我身边所发生的事情的所见所闻可以确定,这些问题主要是贪污腐败的官僚阶级和资本家共同完成的这次具有历史笑话大笑话的社会现象回复
  6. 匿名民告官真的好难,吵也不能吵,闹也不能。还要影响小孩的前途,回复
  7. 匿名群魔乱舞,祸国殃民,应严惩这些败类!回复
  8. 匿名现在的中国人,就是731部队的小白鼠,马路大回复
  9. 匿名不管是怎么死的!现在己经成为事实。从人伦道德也该给个解决!难道这很为难吗?况且疫苗事件也不是不可能!疫苗说明书我想有关部门也不是没有看过!有什么不良反应,应该心知肚明吧!一个家庭遇上这不幸!各部门因该良心发现的去怜悯老百姓!各位党员同志很难吗?回复
  10. 匿名“求救信”署名石求仙,是死者刘坚的丈夫,但是本文配图却标注(求助者的老公刘坚),求救信中已经说明刘坚是求助者石求仙的妻子因接种疫苗离奇死亡,这里却说刘坚是求助者的老公,到底谁是求助者,谁是死者,刘坚是男是女,我们都被绕糊涂了。回复
  11. 匿名应该赔偿回复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