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教材的幕后黑手

1979年,这一年,中美建交。

1979年,这一年,福特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亚洲基金会,三个在野的美国共和党阵营的基金会先后访问中国。

虽然当时中国并没有开放社团注册,但是这些背景雄厚的基金会也能纷纷进驻到中国并启动,培训中国的官员和学者,并资助中国经济人才的改革研究。

譬如著名的《中国经济改革的整体设计》,就是在福特基金会的资助下完成的,在这一系列的培训与研讨过程中,为中国培养了一大批的金融专业人才,也为中美金融高级官员在年少时就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

共和党的基金会非常喜欢给我们推销转基因技术,推销炼化技术,推销汽车产业,推销医疗系统,希望通过改变我们的生活习惯去购买美国的产品。

甚至在他们的撮合下,我们连美军最先进的黑鹰直升机都能买到。

共和党跟喜欢精英阶层打交道,交更多的朋友并建立长久的友谊,因此,这些老钱基金会往往成为了中美关系的压舱石,每逢中美关系遭遇波浪之际,总能适时出手稳定大局,将两国关系重新拖回轨道。

代价,就是他们说话是真的好使,当年基辛格的一个电话,北京市政府办公软件的自主开发就被一刀切的拿掉。

随着1981年共和党的里根执掌了白宫,下野的民主党基金会也纷纷抢着进入中国,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索罗斯创建的开放社会基金会。

不同于共和党的基金会(老钱)喜欢通过改变中国人的习惯,以从中国赚取更多的利润,民主党的基金会(新钱)政治性极强,总喜欢往别的国家脑子里面注入思想。

譬如卡特中心的主要资助方向是基层民主,索罗斯等人搞的基金会更是主打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他们的基金会往往喜欢资助教育、文化、法律、医药方面,从底层年轻人中培养更多的信仰者。

这些新钱型的基金会习惯搞各种颠覆,造成社会上巨大的不稳定,因此,每当中美关系好的时候,他们是座上宾,每当中美关系变差的时候,就会被扫地出门。

譬如索罗斯,在老布什时代闹事儿被赶出中国,又在克林顿掌权后返回中国并谈笑风生。

在经济领域,相比于共和党的基金会喜欢在转基因,石化、汽车领域向我们种草,民主党的基金会喜欢向我们脑子中种种子,而且是真舍得砸钱。

譬如克林顿政府搞的可持续发展社区协会,名字多牛逼就不说了,在2009年奥巴马上台后,投资100亿美元进行广东环境伙伴计划。

种子种下了,自然就会开花,推动着很多人为之努力和奋斗,譬如我们当年很多人都被感动过的《穹顶之下》。

新旧基金会利益的不同,他们的外交思路也不同。

代表着洛克菲勒基金会利益的基辛格,这两天公开劝说乌克兰对俄罗斯割地认怂,说俄罗斯是欧洲的好伙伴,要求欧洲同僚对乌克兰施加压力,在两个月内完成和平谈判。

代表着民主基金会的索罗斯,则公开扒了俄罗斯的底牌,说天然气大棒所依赖的储存罐将在两个月后被装满,撑到夏天到来,内部崩塌的俄罗斯必败,鼓励欧洲坚持一起干死俄罗斯。

上说的都是主义,心里算计的都是生意。

基辛格和那些老钱基金会喜欢把钱砸在少数“熟人”身上,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培养,长大后大家各为其主,维持着都而不破的状态,一起合伙捞钱,细水长流。

索罗斯和那些新钱基金会喜欢把钱砸在一群“素人”身上,也是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培养,等到瓜熟蒂落,再通过颠覆旧系统来进行洗牌,三十年不开张,开张一次吃三十年。

因此,跟共和党往往都是忍痛签个长约,而跟民主党往往都要严防死守避免被颠覆。

聊了这么多背景,是为了让大家明白美国基金会的运营逻辑,也就明白了今天热议的,为什么我们的人教版的课本都会出现“毒教材”。(没有看过新闻的跳转到今天的三条和四条)

根据政事堂找到的1999年1月的一份采访记录,吴勇工作室的老板吴勇,1998年从中青社“下海”搞了这个工作室,就他光杆司令一个人。

但是,这位多年做社里日常工作的螺丝钉,在98年一下海,就被国际大佬们一起吹捧,承接的都是国际级的宣传。

一年之内,这个只有一个人的公司,拿到了瑞士诺华公司,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美国波士顿交响乐团,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大单,还成为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顾问。

有没有一种小号泽连斯基“鸟变凤凰”的感觉呢?

吃瓜群众都精着呢,看看某地刚注册就能参加保供的某企业,我们都明白,设计“丑陋教材”的吴勇,背后的老板也很硬。

不要相信所谓的水平不够画的不好,人家是拿了外部势力的资助,通过课本,在小学生的脑海中种下毒种子。

不信可以打个赌,只要严查吴勇的资金账户,就一定能找到来自大洋彼岸的US Dollar,和背后的老板。

评论 0

  1. 匿名国安部门,查查。回复
  2. 匿名教育部存在严重的问题,应严肃向责,严重点讲存在阶级敌人,妄图改变中国颜色。回复

置顶文章